BV伟德-为什么49c永利进不去了

今天是除夕,就来聊聊苏州人是怎样过年的,还有一些渐渐被人忘却的过年习俗。

苏州人在过年前要准备年糕,年糕一般用糯米粉和蔗糖来做,有黄的和白的。比较大的,方形的,俗称方头糕;像元宝的,俗称元宝糕,都是用来年夜祀神、岁朝供先,以及馈赠亲友之需。在富贵人家,一般赏给仆人和婢女的,都是形状狭而长的,俗称条头糕,稍微宽一点的,叫做条半糕。富贵的人家因为用量比较大,都雇做糕的工人到家里,磨粉自制自蒸;一般的老百姓都是在市集上买。因此,在农历十二月间的糕店,门市如云。

关于“年糕”,《清嘉录》中有记载:黍粉(注:应该就是糯米粉。)和糖为糕,曰‘年糕’。有黄白之别。大径尺而形方,俗称‘方头糕’,为元宝式者,曰‘糕元宝’。黄白磊砢,俱以备年夜祀神,岁朝供先,及馈贻亲朋之需。其赏赍(jī)仆俾者,则形狭而长,俗称‘条头糕’。梢阔者,曰‘条半糕’。富家或雇糕工至家磨粉自蒸,若就简之家,皆买诸市。春前一二十日,糕肆门市如云。蔡云《吴歈》云:‘腊中步碓(duì)太喧嚣,小户米囤大户廒。施罢僧家七宝粥,又闻年节要题糕。’”

包天笑《衣食住行的百年变迁》回忆说:“从十二月初八日吃了‘腊八粥’以后,各个家庭就忙起来了。先说是年糕,有些大户人家,请了糕饼司务,至家里来做的。要做出许多元宝型式,有大元宝、小元宝,有黄糖制成的金元宝,有白糖制成的银元宝。至于糕团店置办好的年糕,饰以彩色金花,以引顾客。那时宁波年糕,尚未排闼人吴门呢。”不少人家也有在岁末时腌菜,包天笑说:“每到十二月中旬,家家都要腌菜,大概每菜一担(一百斤)腌置在‘牛腿缸’,我家每年要两缸,一缸是青菜,一缸是雪里蕻(此菜,人每写成雪里红,腌过的运到别处,便称之为咸菜,用途甚广)。这些盐渍菜,一直要吃到明年二月里。”

过年了,苏州人要买年货,因为从新年到初五不开市。年货有熟食和饼馒之类等,有一种别处所无的盘龙馒头,是过年祭神之品。苏州人将这岁末的购物热潮称为“年底市”。

《吴郡岁华纪丽》卷十二记载:“腊月将残,市肆贩置南北杂货,备居民岁晚人事之需。各乡争出置买,市中交易较常增倍,带阅通阂,肩摩踵接,嚣尘昼涌,灯火宵红。凡海物噩噩,陆物獉獉(zhēn),水物噞噞(yǎn),羽物毨毨(xiǎn)。斑斓五色者,为纸物;馨烈百和者,为香物;玲珑编缉者,为竹器;质坚纹细者,为窑器。洎一切食品果蔬、纤屑之物,无不毕萃杂陈。锻磨、磨刀、杀鸡诸色工人,亦应时而出。喧阗衢巷,总谓之年底市。

苏州农村人大家都养猪,到腊月里就宰杀,卖与郡中居民,以作年馔之需,苏州人称为冷肉

过了腊月二十,城乡居民都要用米粉裹豆沙馅做团子,作为祭灶的一品感谢灶君一年来的庇护和上天言好事的功德,称为谢灶团。腊月廿四日夜,家家都得祭灶。送灶的第二天,即腊月廿五,苏州士庶人家都以赤小豆杂米煮粥,以祀神食。祭祀后,阖家长幼人人都得吃一碗,即使是襁褓中小儿及豢养的猫犬之属,也得象征性吃一点,凡外出未归者,也当覆贮以待,这称为口数粥。据说吃了口数粥,可以避瘟气,如果杂以豆渣吃了,还可以免罪过。

在除夕前,苏州有送岁盘的习俗,即古之馈岁。里巷门墙之间,互以豚蹄、青鱼、果品等物馈贻,称为馈岁盘,俗呼送年盘

到了除夕,家家淘白米,盛竹箩中,置红橘、乌菱、荸荠诸果及糕元宝,并插松柏枝于上,松柏枝上还挂铜钱、果子、历本等物,陈列室内,至新年时蒸而食之,取有馀粮之意,称为万年粮。又将除夕的剩饭盛起后,置果品于其上,作为元旦的吃食,也取馀不尽之意,苏州人称为年饭隔年饭

除夕之夜,阖家团聚,开始吃年夜饭了,也称分岁筵。其中一定会有一道雪里青,以风干茄蒂,缕切红萝卜丝,杂果蔬为羹,下箸必先此品,称为安乐菜。在筵席中还有暖锅,《清嘉录》记载:“……筵中皆用冰盆,或八、或十二、或十六,中央则置以铜锡之锅,杂投食物于中,炉而烹之,谓之‘暖锅’。”

吃完年夜饭,有整夜不睡觉的,叫做守岁。苏州人守岁,有守岁盘,不但有酒有菜,还有各色糖食、水果。

参考资料

1.王稼句 著,《姑苏食话》,山东画报出版社

2.(清)顾禄 撰,来新复、王稼句 点校,《清嘉录 桐桥倚棹录》,中华书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