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利己-万博和皇冠有什么不同

博物馆9点开门,才过8点,遮雨棚下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这些是临时登记参观的,如果提前预约好的,不用排队等候。

安检过程很慢,要经过好几道程序。被放行的游客兴奋得都要跑起来了,首先吸引我的是大厅对面的这一排假山,“以壁为纸,以石为绘”,据说灵感来自宋代书画家米芾的画作。

简洁时尚、充满几何变化之美的大厅屋顶。

大厅一侧室内走廊。大师贝聿铭曾强调“让光线做设计,没有光的变化,形态便失去了生气,空间就显得无力”,光线的完美应用,让本显厚重暗沉的建筑物有了通透轻灵的姿态。

巧妙运用几何造型之美,是贝式建筑的一大特点。

位于一楼西侧的水体设计。蜿蜒而下的水流,跟大师童年生活过的狮子林里那股小瀑布真有异曲同工之妙。伫立静听流水的声音,周围嘈杂的人声仿佛都远去了。

移步换景,在这里同样也能做到。几何观景小窗的巧妙设计,一扇窗就是一幅画,尽显东方含蓄之美。

苏州园林风格式的博物馆庭院。

近距离拍下这幅名符其实的“山水画”。

黑白灰是江南传统民居的颜色,贝大师用富于变化的几何屋顶代替古老的瓦片,让这座建筑真正实现“中而新,苏而新”。

看到那么多游客对它流连忘返、啧啧称叹,我知道不止我一个人第一次来博物馆不是为“物”而是为“馆”。

60年前贝老打算设计一座融合东西方文化的上海艺术博物馆作为自己的毕业作品,他的同学和老师对此很惊奇,他说“因为我来自中国”。

60年后,他终于有机会把当年的梦想付诸实践,以90多岁高龄来担当苏州博物馆的总设计师,把中式古典建筑风格与西方现代建筑技艺相结合,将这个封山之作打造成一件精美卓越的艺术品,来回馈家乡。

生于1917年的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今年101岁了,他有个四个孩子,名字都跟中国有关,分别是定中(已经去世,是城市规划师)、建中、礼中,小女儿叫“莲”。贝建中和贝礼中也是建筑师,南京六朝博物馆就是他们设计的,这也是传承吧。

穿过一条小巷,来到博物馆旧馆。这里是太平天国忠王府,

1860年-1863年忠王李秀成占领苏州期间,曾把这里当成官署、起居之地。

其中一进院落里两侧厢房有书画和瓷器展览,它们原来的主人是中国香港艺术收藏家张宗宪。

清朝嘉庆皇帝御诗。

晚晴民国艺术家吴昌硕的《葡萄》,中学历史课本就有吴昌硕的介绍。

最吸引我的是这张《老来结婚》,喜气铺面而来,仿佛身临在现场一般。

书画展对面就是瓷器展。最早的这两件汉代瓷器,笨拙中透着淳朴美好,像小时候玩过家家时拿泥巴捏出来的。

年代越往后,工艺、色彩、造型、质地就越丰富越“高大上”了。

这个由翡翠、黄金和钻石构成的镇纸,看的我牙根痒痒,它的主人该怎样奢华富丽呀!

真想把这只憨态可掬、活灵活现的景泰蓝鸳鸯偷偷装口袋里。

同时也对把这些宝贝慷慨捐出的张宗宪先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张宗宪, 1929年生于上海,祖籍苏州,父亲是上海有名的古董商。曾经也是个问题少年,聪明但不好学。二十来岁只身来到香港之后开启个人奋斗之路,从服装做起,后转到古董收藏行业,在其中一家店铺被抢劫导致巨额损失之后,转向拍卖市场,渐渐成为国际收藏品拍场大佬。很多珍贵的中国古董被他从拍卖场买回来,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兴起与发展离不开他的巨大帮助。

张宗宪说“最好的东西一定要留给社会,捐赠给博物馆或者艺术馆”。他这样说也这样做了。他的胞妹张永珍2002年以4100多万港元拍得绝世珍品雍正粉彩蟠桃纹橄榄瓶,后来有意捐赠,2003年在哥哥的提议下把他捐给了上海博物馆,这也是该博物馆收到的最贵重的捐赠品。

90多岁的张宗宪,依然如年轻时一样潇洒倜傥,只是他已经从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成为一个具有爱国情怀的收藏大师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