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足彩下载-万博安全可靠吗

李坏长得也很不赖,因为李坏他爹的女人肯定是姿色不差的,只不过李坏面相有些阴柔,眉宇之间含着股戾气。王富贵遇见李坏的时候,李坏正在轿子上,说是轿子,不如说是一个移动的房间,108人抬的房间。

轿子四周没有遮挡,只有一个华丽的顶盖,遮住太阳。李坏坦胸露乳的靠在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身上,左摸一下,右戏一次,好不自在。

来来往往的行人对此也是视若不见,没人敢抬头看,李坏很享受这种感觉,彷佛皇帝出游一般。

李坏的眼很尖,“那黄衣服女子给我站住。”,那黄衣女子听见李坏的声音顿时止了脚步,惶恐不安,如同雨中的鹌鹑。

“抬起头来。”李坏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那黄衣女子不敢不听,“妙妙妙,沧海遗珠呀,虽然故意扮丑,但怎能逃过本少爷的法眼,上轿吧。”

女子彷佛木偶一般,任人摆弄着上了轿子。周遭的人都知道李坏要开无遮大会了,有人面无表情,避祸一般的匆匆离去,也有人骂道,“真是个浪荡的女人,整个苏州谁不知道李公子雷打不动的这个时辰上街,准是想攀高枝。”,言语之下,彷佛是李坏受了委屈一般。

那女子听着这些闲言乱语,泪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流,心里也是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傍晚上街,家里少吃一顿也饿不死,回家可如何面对公婆与夫君?

李坏哈哈大笑,世间快意不过如此。

“李公子好兴致呀。”李坏正笑的高兴,突然听见这样一句,定睛一看,笑到,“我当时谁呢?富贵呀,来来来,上来一起玩。”

“怎么敢扰了李公子的雅兴,我只是刚好路过,向李公子打个招呼。”王富贵不苟言笑道。

“既然富贵你来了,那天塌下来的事也要放一放,走,我做东,咱两好好聚聚。”李坏说着便从轿子上跳下来。

李坏随意临街找了家酒楼,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上档次和不上档次,只有感觉上的新鲜和不新鲜。

“去把刚才那个小娘们叫过来,跳个舞助助兴。”李坏吩咐完小厮,然后转头道,“富贵,这可是个新鲜货,以为这么多年的经验,应该还有那么一丢丢意思,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李坏,你还真是性子不改,越来越像个禽兽了。”王富贵正色道。

李坏不以为怒,反而兴高采烈起来,“说的不错,富贵你有眼光,近年修为大进哈哈”

只见那小厮惊恐的折返回来,“少爷,那小娘皮刚刚趁乱跑了。”

“跑了?”李坏的眼睛瞬间涨红,似乎受了奇耻大辱,用吃人的口吻,急声厉色道,“把她给我找来,我要她死,我要她全家都死。”

王富贵知道李家人性格向来如此,有家教的问题也有功法的影响,笑到,“些许小事,不值当动怒。”

李坏并没有听进去,只见那黄衣女子一会便被拉到大厅,已是瘫软在地,那女子只是哭着不停的磕头求饶。

只见李坏站了起来,一脚揣在女子的胸口,只听咔嚓几声,女子的肋骨不知断了多少,“猪喽一般的东西,竟敢让我失了脸面。”

练武之人的随意一脚岂是那么好受,那女子口中不断涌出血沫,挣扎起来后继续求绕道,“公子我错了,我一定会尽心服侍你,再给我个机会吧。”

“机会,服侍我?你配吗?”李坏看着女子屈服,气也消了大半,风轻云淡道,“来人,把她衣服给少爷我扒光,绑在大街上,赏鞭子,抽死为止。”

“来来来,富贵,咱两继续喝酒。”彷佛刚才做了一件不足挂齿的事情一样。

王富贵暗道,这李家人的脾气还真是大,这世道,杀个人不算什么,折辱几个人也不算什么,可是明目张胆的做,和北方的蛮子有什么区别,丝毫不顾世家的体面,王富贵口上却说道,“李兄,喝杯茶,消消火,抽几鞭子便放了吧。”

李坏转头坐下,“一群贱民,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教训下都忘了这苏州姓什么,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

而门外,任着那女子如何哀嚎,周围人不为所动,毫不吃惊,反倒吸引了大街上不少男女老幼,纷纷看热闹起来,显然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这淫妇还真是可恶,惹了李家人,以后这几天小心点,尽量少出门,否则像上次赵家姑娘的事一样,就麻烦了。”一个老大妈道。

“就是,就是,惹谁不好?要是连累了我们可怎么办。”另一人又道。

每一鞭子都会引起山洪般的叫好之声,因为众人知道,李公子喜欢这样,气也会顺很多。

可怜天鉴,这满大街有幸灾乐祸的,有咒骂的,有看热闹的,有恐惧的,竟然没有几个面带伤感的?更别说站出来说一两句公道话了。

只可惜这贱妇没有生的比干的七窍玲珑心,否则肯定有人挖出来治治偏头痛,也不是文人士子的血,可以拿来沾沾文曲星的仙气,就连那男儿的阳气也没有,不能蘸着馒头治治肺痨。这只是一个贱妇、淫妇,一个无故惹了苏州李家的贱妇、淫妇,一个可能祸及苏州百姓的贱妇、淫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