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判断双方进球-ww.663澳门银河5163

事若求全何所乐

人非有品不能闲

园林的名称,大都由园主自己拟定,并与他的思想生活和经历有关,也反映了他的一种人生哲学,一种处世态度。所以,探讨苏州园林的名称,问个为什么,研究他的来历与出典,与园主人是什么关系?也是很有意义的。

看破官场黑暗

欲过隐居生活

在封建社会,历来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都想书包翻身,当官发财,光宗耀祖。但考中进士、步入官场之后,在朝廷内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争斗的结果,有的胜利了,升官了,有的失败了,贬谪了,甚至有的被削职为民,逐出京城。失败的官员,自己斗不过人家,只得自认倒霉,同时也认识到朝廷的腐败与黑暗,相互之间关系的复杂,官场的风险。从而,想做个“渔父”“樵夫”,不想为官,不问世事,过安逸的隐居生活。苏州园林的名称与主人,有不少是属于这种类型的。

沧浪亭主人苏舜钦,是最为典型的一个。为什么称“沧浪亭”?《孟子·离娄上》云:“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楚国的大夫屈原被放逐以后,作《九章·渔父》也引用此语。其意是水清可以洗我帽带,水浊可以洗我脏脚,生活无甚要求,随遇而安。《渔父》后人称为“沧浪歌”。

苏舜钦将宅园取名为“沧浪亭”,自然有他的用意。他好比屈原被放逐,心怀朝廷,腹有才华,却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他要学“渔父”那样,唱着“沧浪”之歌,看绿水青山,赏明月清风,多么自由自在,不再进入官场,不再卷入斗争,不问朝廷之事。

苏舜钦就居在沧浪亭之后,“益读书,发愤懣于诗歌”(《宋史·苏舜钦传》),过着自己的隐居生活,逍遥于山水之间。

拙政园的主人王献臣也同样如此。“拙政”两字就是依据潘岳的《闲居赋》而得。有学者认为,王献臣说自己做官不好(拙政),这是他自谦之词,实则非也。王献臣两次入狱,含有冤屈,心中自然不平。

文徵明在《王氏拙政园记》中说:“虽古之高贤胜士,亦或有所不逮也,而何岳之足云?所为区区以岳自况,亦聊以宣其不达之志焉耳。”这就说明取名“拙政”,在于“以宣其不达之志焉耳”。笔者认为:一个封建官员,受到朝廷的两次打击,造个园林取名公开自谦,那是不可能。从字面上来解释,“拙”者,笨拙、迟钝也;也有粗劣、穷困之意。“政”者,政治、政事也;也指主治政事。王献臣做官并不顺利,长处于逆境之中,两次下狱,两次被谪,其处境可想而知。在他看来,朝廷的政事十分笨拙、粗劣,还是不当官为好。

园名“拙政”,含有对朝廷的讽刺意味。也有人认为,如是讽刺朝廷,那不自找麻烦吗?但王献臣有自己的理由,“拙政”两字出自《闲居赋》,是有根据的,并非杜撰。这段文字说得非常明白,在水池边钓鱼,在农田里耕种,在小园内种菜,以供朝夕之膳,这也是政事,不过是“拙政”罢了。所以,朝廷要找他的错处,也是找不到的。仔细品读“拙政”,有两层含义,一为本意在讽刺朝廷,发心中之不满;一为假意是自谦而隐居,过自己的闲适生活。

享受舒适闲情

筑一个安乐窝

苏州城北的耦园,含有夫妻两人同耕共乐之意。“耦”者,意为“二人并肩而耕”。《周礼·地官·里宰》郑玄注云:二耜为耦,此言两“人相助,耦而耕也。”后有“配耦”一词,作为夫妻的代称。园主为清末安徽巡抚沈秉成。

沈秉成(1822年—1895年)原名秉辉,字仲复,浙江归安(今湖州市)人。咸丰六年(1856年)进士,历任侍讲、侍读、国史馆协修、文渊阁校理等,出任江苏常州、镇江、南通等地方官。夫人严永华(1836年—1897年),浙江才女,工诗文,善书画。夫妻俩结为诗侣,十分和好。同治十三年(1874年),沈秉成因病移居苏州,购得城东废园旧地,建筑一座宅园,取名“耦园”,意为与夫人同耦偕隐于此。

沈秉成有《耦园落成纪事》诗云:

不隐山林隐朝市,草堂开傍阖闾城。支窗独树春光锁,环砌微波晚涨生。疏傅辞官非避世,阆仙学佛敢忘情。卜邻恰喜平泉近,问字车常载酒迎。

严永华诗云:

小有园林趣,当春景物新。名花如好友,皓月是前身。

风过松多韵,云来石有神。素心终不改,天际想真人。

夫妻俩一唱一和,写下了许多诗篇,并有诗集《鲽砚庐诗钞》、《纫兰室诗钞》问世。

苏州城内乐桥北堍东侧的怡园,原为明代礼部尚书吴宽故居,清咸丰十年(1860年)毁于兵燹。同治、光绪年间,由浙江宁绍台道员顾文彬购得此处废园,重新规划设计,耗银二十万两,营造九年而成。怡园之名由顾文彬自定。他于光绪元年十月十八日给其子顾承的信中说:“园名,我已取定'怡园’二字,在我则可自怡,在汝则为怡亲。”

顾文彬是进士出身,熟读诗书,是个饱学之士。他用字十分讲究,为什么取名“怡园”呢?“怡”者,和悦也,也有喜悦、快乐之意。《论语·子路》:“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孔子认为,朋友之间互相批评,和睦共处,可以叫做“士”;兄弟之间和睦共处,如好朋友们一般。所以,顾文彬在信中说得非常明白,对自己来说,可以“自怡”,在你们(子女)来说,可以“怡亲”。

正如俞樾在《怡园记》中所说:“以颐性养寿,是曰'怡园’。”顾文彬要在此休闲自乐,颐性养寿。这个园名,充分体现了在园主的真实思想,是为了过舒适安乐的生活而所建的一个“安乐窝”。

悟透人生哲理

万事不求全面

谚云:“岂能万事如意,但求无愧我心”。在人世间,在每个人的生活中,不论是当官也好,不论是商人也罢,总会遇到挫折,遇到不顺心事,但要有知足之心。要知道,万事不可能事事如意,不可能十全十美。《老子》曰“知足不辱”,《礼记》曰“知不足然后能自强”。所以,在人的生活中,不求其全,只求其半,是比较明智的。

园主人经历了生活的曲折,悟透了生活的哲理,将“半”字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是非常客观的。“半”字有多种解释,或说是二分之一,或说是中间,或说是不完全,或说是表示很少。因而,苏州出现了两个“半园”,也并非偶然。一在仓米巷内,一在白塔东路。为便于区别,一称“南半园”,一称“北半园”。

南半园位于饮马桥北堍东侧仓米巷。清咸丰、同治年间,由溧阳人史杰所筑。据《溧阳县续志·卷八》记载:史杰,字纬堂,曾任广东监知事、候选同知、浙江补用知府、擢广东候补道花翎三品衔、以助账晋二品顶戴。史杰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为名为利,在政务上忙忙碌碌,在官场里上下周全,唯恐出错,感到处处逼人,时有危机。退官以后,在此构建家园。其处原为一片废地,一半有旧房,一半为荒园,史氏仅购下旧房,友人劝他将荒园一起购下,将宅园筑得全面一点,而史氏却“不求其全”,仅将旧房改建成为宅园,故以“半”字名园。

主要景点有:“君子居”“不系舟”“待月楼”“四宜楼”“挹爽轩”“双荫轩”等。室内的楹联均体现了主人“甘守其半,不求其全”的思想。

北半园位于苏州城东白塔东路,由陆解眉所筑。陆解眉,原籍安徽,迁居苏州,官至道台。与南半园相比,更突出“半”字。园内的亭榭桥廊建筑,均以“半”字命名,有“半桥”“半廊”、“半亭”“半船”等。厅堂内有联云:事若求全何所乐;人非有品不能闲。

其意为万事不可求全,要知足常乐。联中的“品”指官品,旧时的官员有一品、二品、三品……等级众多,但每人的品级是不同的,有高有低,园主在问:难道品级高的人才能休闲吗?品级不高,同样可以安乐,可以逍遥自在么!

在家乐山乐水

缩自然于方寸

古代,凡是朝廷官员、骚人墨客,既喜欢琴棋书画,吟诗作对,更喜欢游山玩水,接触自然。但游山玩水,毕竟要离开家庭,走出远门,长途跋涉,消耗时间与精力。

那么,在家里能否游山玩水呢?这就构思着在自家园内造山引水,种花植草,将大自然浓缩于方寸之间,搬进自己的家里,这样就可以天天玩乐了。

因而,在苏州的园林内,山和水无园不在,且大都为主要景点,随处可见。假山用太湖石或黄石堆成,造型丰富,姿态各异。水池,挖出圆形、方形、月牙形的池塘,植荷养鱼,景致美观。

苏州园林中最为著名的山,要数环秀山庄和狮子林。环秀山庄位于苏州城内景德路黄鹂坊桥东侧。园内的假山堪称杰作,有“山影面面看,山景步步移”之妙。其名“环秀”,也含有四面皆美之意。其门额有“环青”“挹秀”的题句,嵌入“环秀”两字,也说明了“环秀”之美。据史料记载:清文渊阁大学士孙士毅购得乾隆间状元、朝廷重臣毕沅的“适园”废址所筑。

孙士毅,字智治,号补山,浙江杭州人。从他的号“补山”即可看出,他十分爱石,有米颠癖。他在贵州督学时,搜得奇石一百又一枚,自署曰“百一山房”。传至他的孙子孙均,官至散秩大臣,亦很爱石。他爱拳石不过瘾,更喜山中看大石。他看到苏州郊外阳山的支脉大石山游览,见山形奇特美观,极为惊喜,欲将此山搬入自己的宅园。于是,他请叠石大师戈裕良为之设计,要吸取大石山的精华,叠得更为完美。戈裕良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运用自己的叠石艺术,将此山叠砌得精巧细致,峥嵘峻拔,悬崖涧谷,气势雄伟,犹如天然一般,将一座精美的大山浓缩于方寸之中。后人将此山誉为“吴中第一”。

同济大学教授、园林学者陈从周说:“造园者不见此山,正如学诗者未见李杜,诚占我国园林史上重要一页”。又说:“中国园林假山自有佳构,而现存者,当推苏州环秀山庄为第一”。在假山之上,有飞泉直下,如观流瀑;在假山之旁,有池一泓,游鱼可数。前人所谓“溪水因山成曲折,山蹊随地作低平”者是也。这样,园主可以不出大门半步,小立园中,即可观石赏山,登山观水,真乃快事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