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bet浩博首页-新宝6几十万玩有问题么

2018年11月27日夜乘大巴抵达苏州,次日上午我们来到苏州博物馆,这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杰作,曾在凤凰台看过专题报道,但还是震撼于他的大手笔。博物馆的外观与周围传统建筑融为一体,白色的墙壁,类似徽派风格。馆内,沿着粉壁,在黑色的碎石上立着巨大的奇石,每块奇石纹理就是一幅山水画,众多的奇石形成谐趣的山水。而奇石旁是一泓清水,水中的倒影与实景交相辉映,别有天地。

馆中楼堂,洁白的墙壁,黑色的线条,像纸糊的楼台亭榭,简洁而有层次感;衬着蓝天、幽篁、碧水,就是一幅淡雅的立体工笔画。新颖别致,独步当代建筑。

馆中陈列的多是珍品。比如说古色古香的曼生壶,所谓“曼生壶”是清代文人陈曼生与宜兴制壶艺人杨彭年合作,“字依壶传,壶随字贵”,文人、艺人珠联璧合,充满雅趣。再如“锦鸡图”,图上题“宣和殿御制并书”,是宋徽宗的画作;他的字被称为“瘦金体”;他的绘画、书法、诗词均有很高的造诣。他的丞相蔡京更是了得,文艺才气,比他高一个档次。君臣诗文唱和,艺术互赏,也堪称佳话。可惜的是,他们玩物丧志,荒了国事,以致金人攻破汴京,徽宗做了俘虏,死在北方。

其他如彩色花瓶、青花瓷龙盘、青花瓷瓶,大肚佛像,龙袍等都代表一个时代的最高水平。

出了博物馆,我们来到太平天国忠王府,园中有文征明手植紫藤,屈曲盘旋,古朴苍劲,枝叶则遮蔽了整个小园的天空。忠王府摆设豪奢,王府东路大殿前有20扇长窗,称作“龙凤窗格”,雕花之繁复,举世无双,耗工当以万计。想必是将苏州富豪的奇珍异宝,绝世的家具抢来陈列在自己的府上。忠王府隔壁就是天下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据说就是他家的后花园。我匆匆游览了忠王府,女儿批评我看不起农民。

我向他解释说,以前看过的书籍,都是一味赞美农民起义,不曾描写他们的缺点。但我在南京历史博物馆看到太平天国占领南京,将居民按性别分开居住,给居民造成很大的不便,引起强烈的不满,而天王洪秀全则拥有三宫六院,跟皇帝一样。忠王在苏州的府邸奢靡无度。这样没有敬畏之心,没有自律之志,没有法律制约的集团最终是要失败的。明朝的李自成占领北京,第一个任务就是搜括钱财;他的大将刘宗敏抢了吴三桂的小妾陈圆圆,导致吴三桂降清,大顺王朝的灭亡。张献忠打下麻城后,把妇女的小脚砍下来堆成山,带着他最心爱的一个小妾去参观。小妾笑着说:“好看好看,只是美中不足,要再有一双秀美的小脚放在顶端,就再好也不过了”。张献忠笑咪咪地说:“你的脚就最秀美”。于是把小妾的脚剁下来放到“山尖”上。试问将芸芸众生放在这些首领的领导下有活路吗?

我生气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有些史学家只是小说家。史学家要么说真话,要么不说。

“你这样说,我能接受。”女儿说。

游了拙政园,但无话可说,因为在扬州游了瘦西湖和个园,让初冬的拙政园黯然失色。

来到山塘街,就见一块巨石,上面有清曹雪芹题字:“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一群老汉在那里下棋。白居易做苏州太守,从虎丘到阊门开了一条水渠灌溉农田;沿着水渠修了一条七里长的大路,这就是著名的山塘街。如今店铺林立,游人如潮,是苏州的一大景观。唐少傅白公祠就坐落在这里。庭院中有白居易站立像,正殿门一副对联为:五水汇阊门,千年仍咏江南好;一堤连虎丘,百姓犹思白傅贤。中国人善良,哪怕父母官为他们做了一点分内的事,也要立祠,立像,讴歌。上哪里去找这驯良的百姓?

进入山塘街,二层楼房,店面大都是木质结构,形状各异,古色古香。“山塘府邸”,白石条砌就的门柱、灰色的砖墙诉说着往昔的繁华;“江南织造府”“岭南会馆”余威犹在;“纳西宝藏”“闲话闲食”“吴语味江南”,一个个店名让你浮想联翩,回味无穷。吃的,穿的,赏玩的,像“慕容传家酥”“天堂秀丝绸”“艺石斋”都是驰名天下的物品。街上还有一座古戏台。

阊门多河流,溪水两岸的民居、水中的游船、横卧溪上的小桥、川流不息的游人组成一幅美丽动人的水乡生态图。桥边,如丹的枫叶、如金的银杏叶又为这淡雅的画面增添几分亮色。

别了山塘,乘车赶往寒山寺。进了普明塔院,瞻仰普明宝塔,多层宝塔高耸入云,气势雄伟,让人肃然起敬。法堂外一副对联深含哲理:众生觉悟皆成佛,正法弘扬本在僧。这对教育也有启迪,教师亦如僧人,你的职责是弘扬正法(教书育人),学生明白道理就会成人成才。毋须揠苗助长,杞人忧天。这是佛法,也是哲学。

大殿前有清代俞樾手书的唐人张继《枫桥夜泊》的石碑,行楷相间,笔力老到。名人题写的名诗,引得游人狂拍,可惜做石头也难得清静。

旁边木架上挂着巨钟,上刻有“古寒山寺”四字;右边有一块巨大的太湖石,似塔似峰,上题“观音峰”,亦石亦山。廊里有历代名人题写的诗句石碑,其中一首诗颇有禅意:焚香欲上凌霄塔,塔里金光我佛乎?雨露云烟终即始,无舟无水亦无无。

哪里有什么慈航普渡?没有船只,没有苦海,没有佛祖,此岸即彼岸,守住心猿,做好当下(但不可为恶),就是最好的修行。

晚上乘船夜游苏州河。河水不宽,入夜,华灯齐放,灯火勾勒出两岸屋宇的轮廓,如梦如幻,如诗如画。偶尔一道横跨河面的拱桥仿佛飘然而至的玉龙。船上有美女艺人唱评弹,让人深切体会到吴侬软语的美感,那是十七八少女执红拂演唱“杨柳岸晓风残月”,但在我心中还是中老年艺人唱《桃花扇》那种慷慨激昂中透出的一种悲凉更有沧桑感。

四个曲目之后,评弹艺人退场,解说员为我们讲述苏州的历史、人物、风情,以人说史,以景传情,以助游兴,可惜我健忘,只记得苏州城乃伍子胥所修建。

伍子胥是楚国人,因为楚平王杀了他的父兄,于是逃到吴国,辅佐阖闾、夫差两代国王,不仅打败了邻近的越国,还打败了强大的楚国和齐国,使吴国称雄于当时,如此看来,苏州的富庶、文明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29日到去了周庄。

30日我们来到“吴中第一山”——虎丘名胜,踏入虎丘禅寺半圆形洞门,两旁屋宇前都是高大的银杏树,叶片如金。

前行数十米,就见小溪流水环绕着虎丘,溪中排列着十余条小船等候游客。

沿石径上山,前有试剑石,“据志书记载,春秋时期吴王阖闾令干将、莫邪铸剑,成而试之。又传秦始皇掘吴王殉剑而试之。石刻隶书‘试剑石’三字,为宋代绍圣年间吕升卿所书,年久已毁,后来由僧人远溪重书。”

再往上走,有“千人石”,又名“千人坐”,呈绛紫色,相传阖闾死后其子夫差为他在虎丘营造陵墓竣工后,怕工匠泄密,便以邀请工匠饮酒为名,将一千多名工匠全部杀死灭口,一时鲜血成溪,流入石缝,石就成了绛紫色。另一种说法是,晋代高僧竺道生(生公)在此讲经说法,其下有千人列坐听讲,遂取名为“千人坐”。与“千人坐”相伴的是“生公讲台”。

“千人石”的左前方有“虎丘剑池”四字嵌在“别有洞天”圆形门房的壁间,为唐代颜真卿所书,笔力遒劲。后因年久剥蚀,“虎丘”两字断落湮灭,由后人补书,故有“假虎丘,真剑池”之说。

进入洞门,一池清水,左边绝壁上书“剑池”二字,右边石壁上书“风壑云泉”四字,后者相传为宋代米芾所书。池宽40来米,左右都是陡峭的岩石,池的上方有一石拱桥。“剑池”一说是铸剑用来淬火的。一说池底有阖闾的墓。阖闾曾是春秋霸主,喜欢宝剑,死后将众多的珠宝和宝剑陪葬在墓中,后世豪杰多来此寻宝。剑池水清冽,被古人列为全国第三泉。

拾级而上,“入解脱门”,经致爽阁,有一个圆形的洞门上书“海涌浮岚”,虎丘原名海涌山,苏州地处泽国,而虎丘于平地涌现的一座山丘,这“海涌浮岚”形象地说明虎丘的地理环境。这也是虎丘成为名胜的原因所在,虎丘出名固然有吴王墓葬的历史渊源,但从地理环境讲,苏州一马平川,江河行地,房舍鳞次栉比,清明踏青,重阳登高,需要一个高敞处,虎丘离苏州七里半,步行不到一个小时,是人们乐享林泉的最佳去处。更不用说名士的归隐,僧道寻幽,州人士女附属风雅。而白居易修渠筑路,虎丘想不成为名胜都难。

山上有云岩寺塔,建于五代后周显德六年,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座塔七层八面,高48米,塔顶偏离中心2米多,被称为“中国的比萨斜塔”,是江南现存最早,规模宏大,结构精巧的一座佛塔,成为苏州的标志。

我游览的地方不少,像虎丘这样古迹堆砌,传说众多的景点实在太少了,所以苏轼有言:“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山上很多景点都值得品玩,“望苏台”是远眺苏州的最佳处;“近寂远喧”是写在此地听觉上独特的感受,近处很安静,但能听到远处人声喧哗;“远引若至”本来很远的地方仿佛就在跟前,类似谚语“望山跑死一匹马”。而这几处全是圆形的洞门,好像将人定格在圆形的画框里,

下得山来,在山门回廊内看到历代名人吟咏虎丘的碑文,有白居易,刘禹锡的诗,王羲之、颜真卿、苏轼等人的书法。

其实头山门“虎阜禅寺”是康熙帝的手书,康熙曾六次游虎丘,山上多处景点都留有他的御笔。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离家多日,是该回家了。

江湖散客诗曰:

拙政园中荷叶收,寒山寺外小河流。

吴王功业莫邪剑,天下名山一虎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